昌平科普惠民网
图说昌平专题

【昌平探源】阳坊

时间:2013-11-22 18:01来源:未知 作者:小科普 点击:


  阳坊村位于昌平城西南11.8公里,阳坊镇人民政府驻地。东南距东贯市村0.9公里,南与西贯市村相连,西面临山,北距西马坊2.8公里。村域面积7平方公里,村址海拔55.3米。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末通电,1983年饮用自来水。2009年年底共有村民860户,2758人。

  阳坊辽代成村,称坊市,直至明末。从清初开始,蒙古与关内的经济贸易日益繁荣,坊市逐渐成为关南塞北人来货往的交易中心。每年中秋节过后,北京城里的商人备足了塞外需要的茶叶、布匹、丝绸、瓷器、珠宝首饰、粮食等物品,竞相来到坊市,从先期到达的口外商人那里了解当年的行情,预定京城热销的皮货、蘑菇、药材、马匹、牛羊。秋末冬初,塞北的羊群一拨一拨地赶进关内,坊市村里村外触目皆是,如云似雪,一片银白,人们遂将坊市改称为羊房。康熙十二年(1673年)刊印的《昌平州志》始见记载,光绪十二年(1886年)刊印的《昌平州志》沿用此名。因羊房村位于太行山之阳,民国以后,人们改用了两个谐音字,称之为阳坊,民国三十七年(1948年)刊印的《昌平县辖自然村名称录》始见记载,一直沿用至今。

  在历史上,阳坊是京北、平西的交通枢纽,水陆要道。这里有两条进京的道,三条出关的路。进京可由此往南经百望山、海淀,进西直门;清末庚子年(1900年),慈禧太后、光绪皇帝即从这条道出京避乱的。或由此往东上“京陵御道”,南行进德胜门。出关可向西经高崖口,出镇边城;或向西北经白羊城,出长峪城、横岭城;或向北经南口、居庸关,出八达岭,过岔道城,向北可抵延庆,向西可到宣府(清朝称宣化府)、张家口、大同。阳坊村东有北沙河,昔日可乘船顺流而下,经巩华城,可到通州、天津。因为有四通八达的舟车之便,阳坊在昌平西南部的经济地位举足轻重,成为享誉一方的贸易中心和商品集散地。每年夏秋,西山的干鲜果品,如白虎涧的京白梨、西峰山的金丝蜜枣、郎儿峪的薄皮核桃、老峪沟的八棱海棠,就源源不断的运到这里,然后装筐、打包,销往全国各地。

  在历史上,明朝的正德皇帝还在阳坊上演过君臣捉迷藏的“游戏”。正德十二年(1517年)七月,武宗朱厚照受江彬怂恿,要出居庸关,巡幸宣府、大同。居庸关巡关御史张钦闻讯,以英宗北狩为例,上书谏阻,未被采纳。八月初一,武宗微服行至昌平,急令传旨开关。张钦命居庸关指挥孙玺紧锁关门,藏起钥匙。分守中官刘嵩要去昌平见驾,张钦制止说:“万岁要出关,事系你和我的生与死。关不开,皇帝不能出关,违背天子之命,按律当死。关开,车驾得出,万一有如土木,你我亦死。宁可不开关死,死而不朽。”武宗传旨,命孙玺见驾。孙玺说:“御使在,臣不敢擅离。”武宗又传旨,召刘嵩见驾。刘嵩对张钦说:“我是皇上的家奴,怎敢不去?”张钦一手将敕印抱在怀中,一手持剑,坐在关门下,高声说:“敢言开关者,斩!”当天晚上,张钦二次上疏,再行劝阻。次日,正要差官递送奏疏,武宗又遣使者前来传命开关。张钦拔剑斥责说:“你敢来诈关?”使者恐惧万分,回到昌平复旨说:“张御史险些杀了我!”武宗大怒,命御前随行官朱宁前往捕杀张钦。此时,恰巧大学士梁储、蒋冕、毛纪从京城赶来,劝驾回銮。武宗无奈,在昌平徘徊几日,于八月初六返回京城。八月二十三日(1517年9月8日),武宗得知张钦要离关巡视白羊口,再次微服潜出德胜门,夜宿羊房民舍,派人暗中观察动静,等待时机。八月二十八日(9月13日),张钦离关后,武宗从羊房出发,疾驰出关,并派中官谷大用守住关门,不得放过一人。张钦闻报追之已不及,只能感愤西望,失声痛哭。

  在明朝统治的二百多年间,这里距内长城仅数十里之遥,一旦长城失守,必然难逃兵燹之灾;特别是敌军从西部山区攻入时,羊房更是首当其冲。正统元年(1436年),蒙古额森部落从白羊口进入关内,劫掠羊房后,乘势攻入了昌平县城。正德九年(1514年)八月,蒙古瓦剌部落小王子率军攻入白羊口,骚扰京畿,撤退时将羊房的临街商户洗劫一空。民国时期,阳坊也曾发生过一些战事。1938年5月13日,八路军晋察冀军区五支队一营在夜幕的掩护下,袭击了日寇盘踞下的阳坊镇;迫使20余名伪军临阵反正,缴获步枪40余支,一营指挥员无一战亡。1945年7月,八路军晋察冀军区独立团(七团)攻占阳坊镇,毙伤日伪军30多人,俘虏150多人,缴获一批军用物资。1948年10月16日,昌(平)宛(平)联合县县大队配合军区独立旅、军分区独立团攻克阳坊及温泉、北安河、前沙涧、后沙涧、亭子庄、常乐村等7处国民党军队的据点,使阳坊地区重新回到人民手中。

  阳坊的名胜古迹有远近闻名的药王庙。药王庙位于村域中心,主要建筑为坐北朝南的前、后两层大殿,供奉的神仙为药王孙思邈和子孙娘娘、眼光娘娘。旧时每年农历的四月二十五日至二十八日举办庙会,方圆百里的善男信女届时都会上庙进香。关于药王庙创立的年代,目前无史可考。根据昌平籍学者麻兆庆先生光绪十五年(1889年)九月所撰、次年二月所立的《药王庙重修记》碑记载:“康熙甲午(康熙五十三年,即1714年),太付明珠家人安尚仁奉其故主遗命重修”,由此得知此庙清初已数度重修,可见创建年代久远。百余年后,“兹以殿脊闪裂,宫瓦摧残,云桥道友王永顺亲承业师(赵敬仲)指示,上奉师祖(刘哈智)遗言,募化众善,敬谨重修。山门外行潦为害,加修泊岸一道。行工寅(即农历戊寅年,为光绪四年,1878年)春,落成午(即农历壬午年,为光绪八年,1882年)夏。”麻兆庆不但为此次重修撰写了碑文,“并捐学俸二金,籍作篑功一助。”笔者听村中老者讲,药王庙的道长与清朝的庆亲王家族颇有交谊,概因老王爷的园寝在白羊城的五峰山下,每年从京师赴园寝祭扫需两日行程,往返均需在药王庙夜宿;所以,王府每年都对药王庙有所捐助。据《北京市昌平县地名志》记载:1919年,药王庙曾再次修葺,距上次修缮尚不足40年。新中国成立后,阳坊乡政府在庙内办公,曾对庙中建筑进行过拆改;现仅存五间后殿,为区级文物保护单位。

  从古到今,阳坊因其地处交通要冲,又是旅游佳境,还是商埠重镇;历朝历代都受到各级管理者的重视,成为一方翘楚。在清代,羊房与昌平州城、沙河店、高丽营、平西府为昌平州境内的五大集市之一。据光绪《昌平州志》记载:“羊房集市,(农历)单日为集期,粮以京市斛一斗一升七合为一斗,银以京市平一两一分二厘为一两,钱同州城(钱以九百八十为一千)。”中华民国初期,阳坊成为建制镇,与昌平县城、沙河镇、小汤山镇、南口镇、高丽营镇、平西府镇、清河镇合称一城七镇,是昌平县的八大地区之一。

  在历史上,特别是在明代,羊房及其周边地区作为京师军事防御体系的一个重要部位,历来受到重视,不但驻有重兵,还设立了许多军屯。新中国成立后,阳坊周边依旧沿袭了驻军的传统。60年来,地方政府、当地百姓与驻军部队继承、发扬我党我军拥军优属、拥政爱民的优良传统,互相关爱,主动支援,救急帮需,为巩固国防,促进军政、军民团结,创建全国“双拥模范区”,贡献了巨大的力量。

0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