信息员登录  注册

昌平科普

 
当前位置:昌平科普网 >> 昌平 >> 人物 >> 正文

刘向东:宁肯一人脏 换来万户净

2016年05月13日 11:46  来源:昌平电子报  类型:转载  编辑:喻鲜

刘向东:宁肯一人脏 换来万户净

  五月,是劳动者的节日,本报特开设“榜样力量·最美劳动者”栏目,寻找我们身边的劳动者,弘扬他们爱岗敬业、忠于职守、勇于创新、乐于奉献的“最美精神”,传递社会正能量,让更多人感受榜样的力量。

  24岁进入昌平区环卫处,成为一名粪便抽掏车修理工,27岁走上粪便抽掏一线,39岁成为粪便消纳站站长,22年来,他的岗位始终没有跳出“环卫”这个圈,他用22年如一日的执着坚守,深刻诠释了粪便清掏工的伟大,他就是2016年“首都劳动奖章”的获得者——刘向东。

  “粪便抽掏工作不丢人”

  1994年,24岁的刘向东从汽车修理厂调到环卫处维修车间,成为了一名粪便抽掏车修理工。走上这个工作岗位时,刘向东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,干这份在很多人眼中又脏又累的活儿,心里难免有些落差。“说心里话,一开始其实挺委屈的,也担心别人看自己的眼光。”但对于刘向东来说,这不仅是一份工作,也是一份责任,即使有些委屈,也还是咬牙坚持了下来。

  抽掏车的罐体很容易被粪便腐蚀,刘向东的工作就是钻到臭气熏天的罐体内进行维修。不过,这一般人难以忍受的刺鼻味道,在刘向东看来却是小菜一碟。“我之前在修理厂上班的时候,什么车都接触过,包括殡仪车,那个车的味道可比抽掏车难闻几百倍。”

  后来,由于粪便抽掏车数量减少,刘向东的工作量也大大减少,基本属于“闲置”状态。“天天在维修车间闲着,还不如出去干点实在事儿呢!”刘向东主动请缨,跟着粪便抽掏车队,走上了粪便抽掏的一线,踏遍全区大大小小的化粪池、厕所。

  粪便抽掏工每天的工作就是撬开化粪池的井盖,将抽掏车上的粗软管插进化粪池开始抽吸,刘向东清楚地记得自己第一次参加掏粪工作时的情景。“第一次没有经验,没有扶住吸粪管,一不小心溅了一身污水,那味道,终身难忘。”常年和粪便打交道,粪便溅到脸上、身上是常有的事,亲戚朋友也常跟他开玩笑:“你做点什么不好,非得掏厕所。”但刘向东每次都坚定反驳:“粪便抽掏工作不丢人,我没偷没抢,为什么不能做?”

  “不怕苦累就怕不被理解”

  说起工作,刘向东对昌平城区内60座公厕的清掏情况烂熟于心。清掏工平均3天就要巡回清掏一次,每次清掏清运粪便多达100吨。最难忍受的是在盛夏高温季节,工人们常常被熏得满眼是泪,频繁呕吐,还得提防浓烈的沼气随时有爆炸的危险。到了严寒的冬季,公厕内的污物冰冻如石,他们要用铁锹或镐头将粪便一点点刨碎,再一车车运走,一阵工作下来,总会忙得满头大汗、两臂发麻,双手常常冻出口子、血迹斑斑。

  刘向东告诉记者,化粪池管道堵塞是工作中最大的难题,由于管道的直径只有1.5米,在井下只能跪着一点一点地清掏。此外,由于井下环境恶劣,一般只能在井下工作5分钟,然后再换另一个人下去接着掏,这样反复轮换,才能完成清掏工作。

  2005年夏天,一处居民小区的化粪池由于管道堵塞造成外溢,污水到处流淌,散发着恶臭。“几十户居民连门窗都不敢开,那个气味太难闻了,接到通知后我们迅速赶往这个小区。”在34℃的高温下,刘向东连续干了两个多小时,才把粪便和污水抽吸、清理干净,累得都直不起腰,但路过的居民纷纷捂着嘴、捏着鼻子,投来嫌弃的目光。“当时天气那么热,可我心都凉透了。”刘向东说,苦点累点这都不算什么,就怕大家不理解。

  因为长年累月跟粪便打交道,刘向东都觉得自己已被“熏透了”,不干活儿时,身上也有一股臭味。“每次出门干活,到了吃饭的点,我们都不敢进饭店,只能蹲在角落里喝点凉水,啃点馒头和面包。上下班不敢坐公交车,生怕身上的气味影响别人。”

  虽然烦恼不少,但刘向东对这份工作却有自己的理解,“掏粪工作脏苦累,却是居民生活所必需的,总要有人干,居民的需要才是硬道理。”

  2009年,刘向东成为粪便消纳站站长,除了负责车辆检修、粪便消纳站机械使用情况及工人日常工作等,还会一头扎进车间里帮助工人干活,对餐厨垃圾进行手动分类。“现在肩头的担子更重了。”刘向东表示,会尽最大努力去改善居民的生活环境,提高他们的“幸福指数”。(本报实习记者 向凌潇)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声明:感谢作者,版权归作者所有,若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处,还望谅解,如原创作者看到,欢迎联系“昌平科普惠民网“,我们会在后续文章声明中标明。如觉侵权,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,感谢!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头条推荐

推荐新闻

频道精选